今天是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魅力麻城 > 文化麻城 > 民俗风情 > 正文

辛亥革命麻城籍名人录

2017-09-26 11:04来源:
浏览次数:
浏览字号

辛亥革命麻城籍名人录

余 诚

余诚(1884─1910),又名仲勉、淑潢,字简斋,号思父,今麻城市张家畈镇人。父名雅诗,清太学生,痛恶官场陋习,放弃功名,到河南经商。余随父在商城读私塾。

1895年,余回故乡,从族兄浩吾读书。听浩吾讲述戊戌变法始末,悲愤不已。1902年县试,名列前茅,次年中副贡,同年就读于武汉。1904年,变卖家产,自费留学日本。

1905年秋,余在东京加入中国同盟会。孙中山派其主持湖北盟务。后日本取缔中国留学生,与王博沙回沪,襄助在沪同志创设中国公学,收容留日归国学生。旋回汉与刘静庵合作以“日知会”会址为活动基地,发展同盟会员。同时,又深入黄冈、麻城等地倡导改良教育,发动群众剪辫,动员妇女放足。

1906年春,由乡到武汉,一面为中国公学募款;一面与刘静庵合办留东预备学校,亲自执教。在讲课中,痛陈时弊,声泪俱下,受教者为之感动。同年秋,湖南萍醴起义,与刘静庵等密谋响应。为奸人告密,刘静庵、朱子龙等被捕。余诚被追缉,只好易服避走上海,栖身中国公学,任干事。集《史记》句,代《神州日报》撰发刊词,为《民报》写文,以犀利文辞,反击康梁保皇势力。清两江总督端方据报,说余为革命党分统,能制多种炸药,悬赏5000元缉捕,以致在沪无法藏身,复东渡日本潜心治学,为此改名诚,字季穆。不久,被同志推为同盟会湖北分会会长,还受程克邀约,任《河南》杂志主笔。

1908年,余又回武汉, 领导同盟会同志, 发展不少会员。1909年秋,病情恶化,由李四光、陈子静护送上海就医。医嘱回 ─ 1 ─

乡静养。时,清吏缉捕甚急。为避当局耳目,在同人协助下,将余藏入棺内,棺底凿一通气孔,由上海运回,安顿在少时读书处休养。余在病中,读书不止。1910年2月5日逝世。

余热忱爱国,尝于日记写道:“养极高尚之人格,造极精纯之学问,建设新政府,使中国成为第一等强国。”

周维桢

周维桢(1880─1911),字干丞,今麻城市宋埠镇岗上周人,疑业于两湖书院。16岁时,入武昌经心书院,专攻经史。因成绩优异,官费留学日本。留学期间,与黄兴、吴禄贞等交往密切。光绪二十六年(1900),参加“自立军”大同起义。失败后,复去日本,参加创办《湖北学生界》,倡导新思想,驳保皇派言论。次年回国,随吴禄贞至吉林,任二等参谋奉天秘书官,主持延吉边务,参与草拟《延吉边务报告》。《延吉边务报告》数十万言,考察疆城源流,论证延吉边区属我国领土。周主张抵抗日、俄对延吉的侵扰,扞卫国家主权。宣统元年(1909)秋,因功给他授珲春厅,他不愿,为办嗣父丧事归家。

1911年4月,周应吴禄贞电召,赴滦州,共商起义大事, 与新军将领策划,拟会师丰台,直逼北京。因机密泄露,未果。辛亥革命爆发后,周推动吴禄桢东联滦州,西合三晋,遥作武汉声援。11月7日清晨1时,与吴禄桢、张华飞一起被袁世凯派人杀害。次年,南京临时政府将他们公葬于石家庄。

夏斗寅

夏斗寅(1885─1951),字灵炳,今麻城市木子店镇夏家湾人。少时读过私塾。1900年入湖北武普通学堂学习。毕业后,到湖北 ─ 2 ─

新军第八镇第三十标当兵,随充副目。1906年,加入同盟会,参加过辛亥武昌起义。1912年去河北,在张笃伦部任排长、连长,不久随张回鄂,在鄂军第一师师长石星川部任第二梯团掌旗官。

1917年冬,石星川响应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,在鄂西宣布独立,与王占元部战于宜昌磨盘山。石军溃败,夏招集溃军两千多人,投李书诚(护法军湘西总司令)部,任第二梯团长。以后,夏接纳了张森、万耀煌、佘式谷、叶蓬等一批保定学校毕业生,军容颇有起色。不久,驻长沙,任城防司令。

1919年冬,蒋作宾、孔庚在湖南组成湖北省自治政府自治军。夏任自治军混成旅旅长,驱王(占元)军的别动队指挥官。驱王战争失利后,仍退回长沙。1926年夏,夏任广州国民革命军鄂军第一师师长,参加北伐。9月5日在蔡甸镇举行数万人的军民联欢会上,夏斗寅带头高呼:“拥护孙总理三民主义和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三大政策”的口号。北伐军占领武汉后,夏部改称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十四师,夏任师长,并任湖北省政务委员会委员、国民党特别党部执行委员。

1927年,蒋介石在上海发动“四·一二”政变。5月14 日,夏即发出叛乱通电,乘武汉防务空虚,奔袭至武昌纸坊一线,企图配合蒋介石、杨森攻取武汉,推翻武汉国民政府。夏部被叶挺迫近的中央独立师击败后,逃到安徽。夏被蒋介石任命为新编第十军军长,后改为第二十七军军长,整编十三师师长。夏在叛乱后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,捣毁工会、农会等革命组织。1929年,任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整理委员会委员、湖北省警备司令,旋任讨逆军第二路总预备队司令,第十三军军长兼湖北省政治委员,次年,任“讨逆军”第二十一路军总指挥兼陆军第十三师师长。夏在任警备司令时,将看守所、监狱中数十名政治犯全部杀 ─ 3 ─

害。据档案记载,仅按判定程序残杀的革命志士1000余人。

1932年夏斗寅任湖北省政府主席,后因自行设置“省政设计委员会”被迫辞职。次年当选国民党中央委员,任“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”上将总参议,并授予一等宝鼎勋章。

抗日战争期间,任国民政府新兵训练第一处处长,“成都行辕”上将总参议等职。抗日战争胜利后回鄂,为国民党立法院湖北立法委员。从此,致力经营东湖农场,过地方商绅生活。

1950年,自汉口潜逃香港,在六国饭店以星相为业,不久病死。

梁维亚

梁维亚(1880─1962),字希民,今麻城市白果镇梁家湾人。1906年投第一营前队当兵,由余诚介绍加入同盟会。在同盟会的影响下,武汉出现了不少革命团体。军人组成的群治学社约可分为两部:湖北籍的大都转入共进会,湖南籍的改组成为文学社。梁虽为共进会员,但同文学社同志保有良好关系。他还同另外一些人组织过武德自治社。

1910年3月,长沙饥民抢米风潮兴起, 湖南共进会首领焦达峰约湖北同时起事,黄中芗集合同志商议于4月24日发动。 正积极准备中,不幸因运炸弹入城失慎,清吏搜捕甚急,只得避走。梁逃到沙市,结识了陈滔、万树勋、钱洪胜三人,并同他们一起名为开商店,实是进行革命。

1911年3月,共进会员汤舜卿函约回省。他不问派别, 不管是何机构,不论识与不识,都进行活动,时人称他为“梭子鱼”,形容其穿来穿去。梁欣然受之。

10月10日武昌起义,12日汉口成立军政分府,他担任参军兼 ─ 4 ─

军法官,并兼管军政分府卫队。27日负伤,转汉阳府助李亚东策划防守。宋锡全、李亚东先后撤退,梁回到武昌报告经过。黎元洪派他赴长江下游策反。11月初抵上海,适枝江张蓬生、沔阳刘福标正组织进攻兵工厂,他自告奋勇,指挥战斗。沪军都督陈其美见他勇于任事,派他同方伟二人赴苏州活动。苏州同志以梁新从武昌来,派他往说苏抚程德全。程出见,梁手按枪柄大声对程说:“武昌起义,各省响应,公素识时务,只有应天顺人,方为上策。”程迫于大势,连声赞同。江苏省从此改用民国旗帜。事毕回沪,陈都督令成立援鄂敢死团,梁被任为敢死团营长。

1912年1月,梁在军务部任参议。 当时袁世凯派孙××到军政府来当内线,孙××善机变,得到黎元洪的重用。某日开大会,由孙××报告南京政府情形,孙危言耸听,攻击孙中山的南京政府。在场同志极为气愤,商定下次予以惩创。届时,蔡大辅击之以枪,梁以双手勒孙咽喉,经多人劝阻而罢。后孙被调走,为袁重用。

1913年起参加反袁活动,直到北伐战争,他都站在革命一边。1933年,任国民党枝江县长。抗日战争时期,流寓重庆。1946年辛亥首义同志会成立,被选为常务理事。1956年积极响应写回忆录,并承导访许多有关老人。经李六如介绍,进入湖北文史馆。病殁于武昌。

屈子厚

屈子厚(1851─1911),字开埏,又字伯厚。今麻城市宋埠镇屈家巷人。太平天国运动兴起,随父迁居四川叙州府,就学于屏翠书院。1873年,父亲谢逝,随母扶柩回乡。1879年乡试,考入县庠。肄业于经心书院。

─ 5 ─

甲午(1894)中日战争爆发后,屈以办团练为名回麻城,召集有志青壮年,成立“救国团”,谋图以武力反帝、反清,但未能付诸行动。1889年,入两湖书院,与同学甘云鹏、王葆心等组织“质学会”,“兴汉排满、伸张民权”。1900年8月, 与同学唐才常创立“自立会”,建立“自立军”,旨在“保全中国自立权,创建新自立国”,拟以汉口为中心,乘北方义和团进入京津,八国联军进入北京,清朝统治力量削弱之机,在长江中下游起事。因机密泄露,唐才常被捕,屈子厚至河南得免。1908年,屈子厚又召集“救国团”旧部,计划与圻春、罗田会党共举起义旗帜,被湖北巡抚陈夔龙侦知缉捕,遂逃他乡,从事教育事业。历任河南第二师范、北京江汉中学、黑龙江绥化府中学监督。1911年春回麻城,被选为议长,先后在县城和宋埠创办学堂,并兼任教育局长。

武昌起义爆发,他集合爱国志士,仿制起义旗帜,劝知县张锦云反正,张不从。8月29日, 防营管带刘金堂引兵闯入议会,将屈杀害。

周龙骧

周龙骧(1878─1912),字俊民,号应云,今麻城市宋埠镇拜郊人。清县增生,肄业于屈氏尚质学堂,升两湖书院。1902年被选送日本学习师范教育,与同学黄克强、周干丞、程子瑞、李步青、李熙等友好。1906年回国,先后在两湖总师范、支郡师范任教,主讲地理、历史和教育原理,经常在学生中宣传民主思想。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,他于10月11日即到军政府投效,专司外交。军政府对外文件,多由他起草。对汉口外交团承认武昌军政府为交战团,起了一定作用。

─ 6 ─

黎元洪以副总统兼湖北都督,扩大秘书处组织,周任秘书兼人事股股长。名为一股,实管全省人事,军书繁杂,批答如流,因之积劳成疾。为人恬淡,不求名位,与同乡屈子厚友善,武昌起义,他专函告屈。屈被害后,他请准军政府严惩凶手,并为屈在武昌开追悼会。周以笃于恩义,为同时人杨霆垣称道不置。

夏建民

夏建民(1879─1950),又名泮臣,今麻城市盐田河镇鲍家楼人。自幼读书,二十岁参加县试,名列第一,同年府考,亦中副榜。后被录入武昌经心书院就读。

夏擅长写诗,在经心书院学习时,中华书局曾选他六首律诗载入清末《名人诗选》。1904年被送日本留学,就读于东京早稻田大学。他经常参加设在东京的中国黄州学会活动。翌年,结识了余诚,经余介绍,加入同盟会。秋,余回鄂任分会会长,夏任干事,并兼任留日预备学校教员。

1911年10月,夏参加武昌起义,他拟口号,印传单,上街演说,为辛亥革命的宣传鼓动工作作了大量工作。此后致力于教育事业。曾先后在武昌、文华、武汉、启黄等中学任教。1926年任通山县县长,1927年秋被国民党当局视为亲共分子,革除了县长职务。

1928年,仍回武昌启黄中学教书,不久被排挤出校,在武昌闲居。抗日战争时期,曾回麻城谋事,未成。1948年,他曾写了一首《十字诗》:“果真人怕老来穷,四女连妻五腹空。六口分从三处住,饥寒二字一般同。绝粮八日如何过,七十衰翁寿命终。归到黄泉方可了,漫将心事诉苍穹。”

贫困交加,去世于武昌。

─ 7 ─

曾学鲁

曾学鲁(1883─1909),字耀先,今麻城市城关栗子园人,同盟会会员。

他常说:“朔风怒吼,众人皆为草偃,排风而行者唯我而己。”曾在衣领上缀“汉族亡国奴曾”六字(亦说“亡国奴”三字)。遇有机会即对群众宣传清廷腐败,说到痛切处,声泪俱下。闻国中志士多聚集日本,决心赴日学军事。1907年抵日,清公使以自费生不准习陆军,他愤欲自杀,得友人谢耀云、李自强力劝仍止。学武不成,退而从章太炎问学,与黄侃甚善。县人余剑侪(诚)学制炸弹,他和余常在一起研究,每以吴樾、徐锡麟继起人自命。又觉炸弹杀人无多,不如揭竿而起为愈。他认为湖北为四战之地,如能据而有之,则可南联湘粤,西召巴蜀,东会皖吴,以捣幽燕;用其已练之师,不难一举光复汉族。他的日记中有这样的话:“二十世纪地球,已非帝王巢窟;咸阳先后,我不争入,惟竭诚申世界之公理,谋众生之幸福而己。”1909年返国养病于四望山,以忧郁死。所着有《兄弟放行记》、《群狮吼》、《海天独啸》等文,均不传。

余祖言

余祖言(1873─1938),名淑身,字任直,又字慎之。今麻城市张家畈镇木栖河人,16岁中秀才,后拔岁贡。

1899年,余至武昌,先后就读于晴川、勺庭书院。1904年,留学日本,入弘文学院,与田桐、居正一道积极筹建同盟会。回国后,联合文学社、共进会策划武昌起义。1907年,任县高等小学校长。1913年,至宜昌,任教于夷陵中学。1919年至武昌后, ─ 8 ─

曾任湖北女子中学、湖北省高级中学、湖北国学馆教员。1928年,任中华大学文学院教授。

余一生着作甚丰。计有诗6卷,杂文4卷,《史记》2卷, 《老子道德经通释》2卷,《庄子内篇注释》3卷,《庄子内篇提要》、《儒、佛、道三家思想概要》3卷,《历代名人书画简评》1卷。病逝于故乡。

严 重

严重(1892─1944),号立三,亦号劬园,麻城城关人。父宜唤,曾任江西通判。严重出生于江西南昌,9 岁随父迁居安徽,16岁入安徽陆军小学。1914年8月, 考入北京清河陆军第一预备学校。1916年入保定军官学校,与邓演达,叶挺等志趣相投,毕业后,在粤军邓铿部,历任连长、营长、团长及留守处主任等职,颇得邓铿信任。

1924年,严重先后任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战术教官、总队长、训练处处长、训练部主任。1925年9月担任第三、 四届特别党部监察委员 。他对学生要求既严格又关心, 大家都称他为“严婆婆”。

1926年,国民革命军北征,严重任二十一师师长。其师被誉为“模范师”。12月,他率部进击福建,后入浙江,同刘峙的二师在龙游消灭孙传芳之孟昭月部一万余人。次年进入杭州,4 月攻克苏州。

宁汉分裂,严与邓演达私交甚深,亦受蒋介石的疑忌,被变相夺去师长职务。 他心情十分郁闷, 只身去杭州天竺寺为僧。1927年,蒋介石下野,何应钦、白崇禧任命严重为“特别军委”军政厅长,不久辞职。1928年,被推为省民政厅厅长。出任后, ─ 9 ─

意欲建立“廉能政府”。后来,军界胡宗铎、陶钧等人专横拔扈,干预省政,他再次愤而辞职,声明从此再不问政治,开始了庐山隐居生活。严重在庐山,日常浇花种菜,读书、写日记,过着灌园式生活,自号“劬园”。蒋介石迫于舆论压力,请他出任南京军事训练总监,他拒绝了;陈诚二上庐山,请他出任全国禁烟总监,他还是嗤之以鼻。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邓演达在上海被捕,拘于南京。他获悉后,秘密奔走于上海和杭州,设法营救;邓遇害后,他痛不欲生,亲赴南京为邓料理丧事。

1937年,“七·七”事变后,共产党英勇抗战,使严重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。他秘密赴延安,与中共毛泽东等领导人交换了对抗日时局的意见。他的爱国热情再次被激发,由庐山回武昌,不久就任代理省主席兼民政厅长。严在代理省主席期间,物色地方官员,着眼于抗战军人和爱国志士。对鱼肉百姓的贪官,他冲破阻力,绳之以法。沙市警察长朱某, 勒索小商, 予以严惩。1938年,他下令将武汉地区的中等学校组成湖北联合中学,迁往鄂西,自任校长。同时向陈诚吁请,解决学生生活费用。对国民党密颁的“限制异党活动办法”,他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,对共产党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保护了一批进步人士。严重生活节俭,每月的主席特别办公费,他都捐作救济难民之用,还通令全省在宴会上只能用“四菜一汤”。

1940年,蒋介石成立第六战区,陈诚任司令长官,干预省政,严即于8月挂冠而去,一度在晒坪垦荒,后在宣恩中学任教, 从事着述,过自食其力的生活。1944年夏,病逝。中共领导人董必武亲送挽联:

贻我一篇书 语重心长 自探立国千年奥

奠君三爵酒 形疏礼薄 难写回肠九曲深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相关新闻
   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触碰右侧展开